震撼!新加坡危重皮肤病人求医五年,中医药一月治愈
2019-01-30



新加坡公民,叶女士,60 岁,患严重异位性皮炎五年余,病变波及脸、颈、背、四肢等部位,眼不能睁、嘴不能张、手不能伸、头不能摇,痛苦不堪,感觉生不如死,西医久治不愈。

半年前,叶女士接受中医针疚治疗,同时服用中药,病情略稳定,但仍缠绵不愈。

一个月前,叶女士加用内服太极藿香正气液、并外用涂抹患处。而今,叶女士已经痊愈,重拾生活信心!


五年折磨,生不如死

身体上的痛,让她饱受煎熬。

「我的手指是不能伸直的,身体必须弯着,想坐下来都很艰难;尤其是脖子,必须缩着,头不能随意动,因为干裂的皮肤一旦被拉扯便会刺痛、出血。由于新加坡气候原因,平时都穿得比较单薄。有时候我走在路上,脸上、手臂、背部或者颈部会突然渗血,好几次都引起了周围人的恐慌。」

这位患有严重皮肤病的女士今年六十岁,名叫叶女,是新加坡的华人。患病五年多时间里,她的脸、颈、胸、手臂、背部布满了红色丘疹,大部分干裂脱皮,部分皮损严重,双眼红肿睁不开。「我的脸红肿得像猪八戒,我经历过了才知道,真是生不如死,无法形容的痛苦啊!另外,由于吞咽困难,只能吃流质食物,如粥、汤水等,导致我抵抗力直线下降,经常感冒。」

心灵上的苦,让她夜不能寐。

自从五年前患病后,每每外出,叶女士必定全副武装,衣裤必须是扎口的,只因为摩擦会无时无刻掉皮,而这样做只是为了躲避他人异样的眼光。「我经常是到卫生间把裤脚打开,就掉出一堆皮。」叶女士说,她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便是打扫家里满地的皮,尤其是床上。「所以我老公讲,我家里养了一条蛇,这蛇说的就是我,因为我需要经常脱皮。」

在新加坡,叶女士这个年纪一般都还在上班。「我的社交、工作、生活都严重受影响,有时候,这些会给我巨大的心理压力,生理上的痛苦和心理上的折磨导致我经常彻夜难眠,我工作单位的主管看到我,吓死了,还问我会不会传染。我是非常乐观的人,要不然真活不了!」

一个月前,叶女士面部红肿、脱皮,眼睛完全睁不开,她形容自己整张脸肿得如同「猪八戒」。一个月后,叶女士面部皮肤光洁红润,眼睛充满神采,重拾生活信心。

一个月前,叶女士的脖子布满了红色丘疹,头不能转动,因为干裂的皮肤一旦被拉扯便会刺痛、出血。一个月后,叶女士脖子上的红肿消失,皮肤恢复光滑,完全恢复正常。

一个月前,叶女士的手臂脱皮、起泡、溃烂,一碰就疼。个月后,叶女士的手臂光滑平整,了无痕迹。

一月前,叶女士背部皮肤暗红、干裂、掉屑,动作稍大就会疼痛、渗血!一月后,叶女士背部皮肤颜色基本正常,滋润、光滑,行动自如,恢复良好!


西医无奈:医不了你

「半年以前,我都是到西医院治疗。每个医生都说我是皮肤病,但一问到底什么皮肤病,有的说是异位性皮炎,有的说是湿疹,有的说是神经性皮炎,有的说是牛皮癣。」叶女士介绍,「看医生看到我恐惧,打针打到我崩溃,五年来不记得花了多少钱,每次靠打激素压下去了,一两个月后又会复发。」

据了解,叶女士接受治疗持续时间最长的是在新加坡国家皮肤病中心。「我在那治疗了大半年,还用了像大烤箱一样的设备,医生让我脱光了进去烤,人都烤得要干死!可还是没用,病情仍旧会反复。」

叶女士工作单位在新加坡的地址是「446A Fajar Rd, Koufu, Singapore 671446」,楼上有家西医诊所。因为交通方便,叶女士经常去看。「尤其是急性发作期间,不得不就近去这个诊所打针吃药,即便经常用抗菌素和激素,但总是稍稍缓解又复发了。」

从新加坡的小诊所到大医院,叶女士接受了各种西医治疗方式,经常给她诊治的医生都很无奈,跟她说「我医不了你,你去别地方看看吧!」

「哎!那时候真痛苦!医生没信心,我也没信心了。」 叶女士回忆说。


偶遇良医,如获新生

「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到楼上去看看那位中医呗!」面对痛苦的叶女士,同事给她推荐了一名中医师。原来,同事的老公中风,就是这位中医师在治疗,效果很好。详细询问后,叶女士惊奇地发现这位中医师的诊所就在她之前看过的西医诊所旁不远处。

「以前压根不看中医,都没太注意这还有一家中医诊所。但病痛折磨得我受不了,总得去治,同事既然介绍了,那就试试看吧。反正都治不好,大不了就是个死!」叶女士笑着告诉记者。于是,在今年 5 月,将信将疑的叶女士带着最后一丝希望走进了永安中医诊所,决定尝试中医治疗。

「刚开始看到她,我也吓一跳!」永安中医诊所的坐诊医师杨永安自 1999 年从新加坡中医学院毕业后,行医至今已近 20 余年。杨医师介绍,通过伤寒六经辩证,他确定患者为「少阳挟湿证」,于是便对症治疗——「先用针灸调神,让形神兼备;后内服中药,但患者病情依然反反复复。我甚至一度想放弃,劝患者另寻名医,以免耽误其病情。但患者说病虽没有完全好,但治疗过程中没西医那么痛苦,她不愿意放弃中医治疗。故我作为医者也应责无旁贷。」杨永安医师说。

转机就出现在今年 9 月。「9 月我参与了新加坡医师访重庆的中医药之旅,中国陆军军医大学中医科的杨国汉教授给我们做了个『藿香正气』的讲座,讲到中国太极集团的产品藿香正气液祛湿力强时,让我打开思路:重庆地属盆地,寒湿尤重,为何路上行人,罕见丰腴?原来重庆除了火锅祛湿,大街小巷,皆有藿香正气液的影子!」于是,杨永安医师在访渝期间对藿香正气液功效进行了深入了解。在返回新加坡后,他便立刻尝试用藿香正气液对患者进行治疗。

9 月新加坡中医药交流团访渝之旅中,中国陆军军医大学中医科杨国汉教授为新加坡医师们做了「藿香正气」的讲座。讲到太极集团的藿香正气液祛湿力强时,让杨永安打开了治疗思路。


访渝之旅中,杨永安等新加坡医药专家走进重庆的中药企业生产一线,对中国企业在中医药传承和创新领域取得的成果,感到惊叹!


杨永安痴迷中医药,爱好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长寿之乡——彭水长寿村,他醉心山水之美,乐而忘返。

「先让患者外涂患处,须臾,患者原本红肿的手掌,疼痛、僵硬症状有所缓解,不一会甚至可以握拳。故在原用内服方剂的基础上,加用藿香正气液以强化祛湿之功,同时每天数次外涂患处,没想到一个礼拜左右患者皮肤红肿的地方就消了一大半,且恢复进食、可以睁大双眼!效果极为鼓舞,让我有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杨永安医师感叹道。

「很神奇,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我好了!经过一家经常去的诊所时,医生也惊呆了,请我去验血看看,我才不去呢!白花钱,验了血又怎样?病好了就行!最主要的是藿香正气液涂起来凉凉的,有股药香,喝下去喉咙也很舒服,我现在都到处推荐。」叶女士神采飞扬地说,她现在出门都会随身携带两瓶藿香正气液,看到有皮肤病的人就主动送给对方试用。

「有些人以为我是骗子,我就打开手机照片给他看我的经历,我就说我又不要钱、又不卖药骗你干嘛呢?我经历过,所以知道这个病的痛苦。希望能以我的力量,让这么管用的药,帮到更多的人。」康复后的叶女士,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患者前后在我这里一共治疗了六个月左右,前五个月主要是内服药为主,辅以针灸,有效果但不够理想。后一个月在前五个月辨证施治方向不变的情况下,精准用药加用藿香正气液,病情有了质的改变。患者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康复并稳定下来,至今追踪病情,无反复,我自己都没有料到。」回顾治疗经过,杨永安医师表示,「究其原因,盖藿香者,祛湿在脾、胃之湿,故效如桴鼓。」


良药藿香,正气之方

这里说的「藿香」即太极藿香正气液,源于「藿香正气散」,它收载于《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于宋神宗元丰年间(1078~1085 年)由当时的国家医药管理机构太平惠民和剂局编写,是全世界第一部由官方主持编撰的成药标准,距今约有 1100 年历史。

太极藿香正气液在新加坡的各大药店销售


遍查《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关于「藿香正气散」的记载,不过短短 130 余字,却把主治、组方、制法、服法等,说得非常清楚。书上是这样记载藿香正气散功用的:解表化湿,理气和中,主治在夏季和秋季的时候外感风寒、内伤湿滞症,出现头疼、发冷、发烧、腹胀甚至疼痛、呕吐、拉肚子的症状。而书中对于「藿香正气散」疗效的描述,都已在历代的临床实践中得到了验证,甚至也得到了现代药理和临床的反复验证。

「太极之藿香正气,可谓小兵立大功。」杨永安医师介绍,从舌象来看,患者体内湿气其重无比,但是外面的皮肤却干燥脱屑,可谓真寒假热之象。因为许多皮肤过敏,都是冬伤于寒后才表现过敏,反复发作的过程。患者数年患病,正气亏虚;新加坡气候潮湿,湿侵肌肤,「立大功」正是说的「散寒、祛湿、扶正之功」。

杨永安医师非常推崇藿香正气液

「孟子说过,吾善养吾浩然正气。藿香是中药里的『正气』,正何气?扶正气、祛邪气是也,名曰藿香正气。故大力推荐藿香正气液以正身体之正气,正气内存、邪不可干是也!而在这个中心思想指导下,我认为藿香正气液的疗效被低估了,以前都没想到过它的效果这么强大。」杨永安医师强调,中医与其说是一门医术,不如说是一门文化的传承,中医药能让华人和全世界对话,而药就是文化的载体,希望有更多的好药能为世界人民所用,为健康谋福祉。


采写手记

中医药,要有文化自信!


中医药学凝聚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中医将人体看做有机的整体,看病力求望、闻、问、切,《内经-灵枢》里说「故远者,司外揣内;近者,司内揣外」,意思是说,高明的医生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常常能从脉象、舌苔、眉毛、头发、皮肤、手掌纹路、指甲颜色等身体表面的细微变化诊断出体内的疾病,从而对症下药、「效如桴鼓」。

小小的一瓶国药,虽然便宜,却能在关键时刻救人一命。本篇报道中,本报记者通过亲自采访、客观记录,不否认、轻视西医,不夸大、神话中医。报道中的中医师刻苦学习、精心施治,并在遇到困难时触类旁通、广开思路,通过中药为患者「正气」,终能药到病除,算得上中医中药在国际舞台上留下的一个经典医案。其实,中医药人乃至所有华人何尝不需要「正气」护体?当下是中医药发展的最好时代,但在中医药领域仍存在着不学无术、盲信盲从、自我贬低的行为或风气,在社会上仍有少数人诋毁中医、曲解中医。滴水见阳光,本篇报道中的病案仅是中医药临床上无数成功案例中的一个代表,我们一定要坚定民族文化自信,坚定对中医药这个伟大宝库的自信,不可曲解中医,更不可妄自菲薄!让更多的地球人受益于中医中药,我们使命光荣!

经许可,本篇报道中的人名用的是真名,图片是本人,地址亦是真实的,欢迎广大读者考证、建议、传播。

相关链接

异位性皮炎症:异位性皮炎症(Atopic Dermatitis,AD)是具有遗传倾向的一种过敏反应性皮肤病,多数患者由婴儿湿疹反复发作迁延而成,70% 的患者家族中有过敏、哮喘或过敏性鼻炎等遗传过敏史,因此也被称为异位性湿疹、特应性皮炎、遗传过敏性皮炎、Besnier 痒疹、泛发性神经性皮炎等,是一种具有慢性、复发性、瘙痒性、炎症性特点的皮肤病。

中医药成就「一菜一汤」: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步实现和中新友好合作的深入,中新两国民间的交流日益广泛,尤其是中医药和中国美食在新加坡乃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受到极大欢迎。有新加坡的民间友人表示:精致的中国菜,珍贵的中医药,不仅传递了中国文化,而且提高了东南亚人民的生活质量。太极国际(新加坡)有限公司是太极集团在海外的运营中心,太极国际董事长颜雨在新加坡工作三年期间,对中医药和中华美食作为交流纽带的巨大魅力有着深切的感受。她介绍说:在「一带一路」时代经纬中,积跬步、聚小流,从一点一滴做起,做好「一菜一汤」——以中华美食为经、中医药汤为纬,致千里、汇江海,做华夏文明的使者,筑造人们品质生活、愉悦工作、幸福安宁的「小宇宙」。这种接地气的概念或形式,在推动中国与海外的经贸往来、文化交流等方面,必将书写一段极具历史意义的国际佳话。


太极国际(新加坡)有限公司董事长颜雨以「藿香」为例介绍「一菜一汤」